咨询热线

020-82020406

ABOUT US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医疗器械的零部件潜规则

作者:365体育官网更新时间:2020-06-08 09:16点击次数:字号:T|T

  中高端医疗设备整机及后期保养维修价格不菲,有时一个零部件就要一两百万。外资医疗器械的整机销售一般都是通过代理商,而零部件和售后是厂家自己来做,价格由厂家说了算。

  不过,经销商锐邦幸运地在2013年赢得了第一起原告胜诉的反垄断案。锐邦是强生(上海)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强生(中国)医疗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生)的经销商。

  2013年8月1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高院)作出终审宣判,强生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构成“纵向垄断”,被判赔偿经销商北京锐邦涌和科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锐邦)53万元。

  锐邦是强生医用缝线、吻合器等医疗器械的经销商,合作了十多年。在双方2008年的经销合同中,强生约定锐邦不得以低于规定的价格销售产品,在发现锐邦“违反规定私自低价”后,强生取消其在部分医院的经销权、停止供货。锐邦将强生告上了法庭。

  2012年5月,上海市一中院判定,确定垄断行为的依据不充分,驳回原告锐邦全部诉讼请求。法院认为,锐邦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明经销合同项下产品在相关市场所占份额和相关市场的竞争水平、产品供应和价格的变化等情况,而强生公司提供证据表明上游存在多家同类产品的供应商。

  二审判决时,上海高院认为,强生在竞争不够充分的医用缝线市场具有相当强大的市场地位,限制最低转售价格行为,排挤了有效率的经销商,不仅排除品牌内价格竞争,还阻挠了品牌间的价格竞争。构成反垄断法第十四条所规定垄断协议。

  2013年8月下旬,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商务部反垄断局委托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就器械的定价及业务问题向近3000名企业会员征集信息。这引发了公众对于医疗器械行业暴利、贪腐问题的讨论。此后,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在官网发表声明对此否认,“该问卷主要调查内容是企业是否在进入市场时遇到地区封锁问题,并非价格垄断调查”。

  2013年11月,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发布的《2013年中国医药行业年度发展状况蓝皮书》指出,国内中高端医疗器械主要依靠进口,进口金额约占全部市场的40%。约80%的CT市场、90%的超声波仪器市场、85%的检验仪器市场、90%的磁共振设备、90%的心电图机市场、80%的中高档监视仪市场、90%的高档生理记录仪市场以及60%的睡眠图仪市场均被外国品牌所占据。《蓝皮书》还特别指出,进口设备的售后与维修均由原公司专门人员实施。

  中高端医疗设备整机及后期保养维修价格不菲,有时一个零部件就要一两百万。外资医疗器械的整机销售一般都是通过代理商,而零部件和售后是厂家自己来做,价格由厂家说了算。

  向明怀疑这是外企向海外合法转移利润的方式之一。一些医院出于经济考虑,在设备保修期过后会选择与他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而不是续保。向明是华南一家医疗器械维修公司的创始人,他曾先后服务于两家分别来自欧洲和美国的外资医疗器械公司。

  向明的售后工程师工作经历是他创业的重要资本。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欧美,像他这样的公司可以通过公开培训,获得大企业医疗器械的维修资质认证,也可以获取相应的设备维修信息。在中国,外资医疗器械企业的维修业务培训只针对公司内部员工,最低端、利润很低的产品的维修权限会开放给代理商,同时向他们收取维修培训费用,“基本上放手的这部分利润又拿回来了”。

  此外,向明只能向医院“承包”自己熟悉的医疗设备,一旦产品升级换代,没有维修手册,他也没有把握拿下。更麻烦的是原厂配件在欧美,原厂配件可以自由流通,但在中国,这是不可能的。

  据他介绍,在华外资医疗设备企业对零部件管理非常严格,哪怕是维修工程师替换下来的损坏零部件,都要在规定时间内移交公司仓库,以确保配件绝不外流。此外,在中国医疗设备实行报废制,不允许二手交易,也基本上断绝了他们通过二手市场获得配件的可能。

  《反垄断法》颁布五年后,8月1日,国内首例纵向垄断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强生(上...

  长达8年的维生素C国际诉讼案,终审以4家中国被告公司3家庭外和解、1家公司败诉收场。美国纽...

  欧美的汽车零整比通常在300%,但中国这个比例高达500%,甚至1273%。这意味着中国车...

365体育官网